土地被徵用、集體資產被拆除,村集體收入來源不斷減少,失地村民保障支出卻日益增長,這是很多村集體在城市化進程中遇到的新問題。揚州市廣陵區文峰街道建立農村集體“三資”代理服務中心,統一打理村集體資金、資產、資源,不僅堵住集體資產亂支亂花現象,還使失地村集體資產不斷增值,失地村民從中得實惠。
  記者最近來到文峰街道渡江村舊址時,這裡高樓林立,以前該村所屬9個村民小組近兩年已全部搬遷。因在城郊,靠出租門面房,村裡日子很滋潤,上世紀末就給60歲以上村民發生活補貼。後來不斷拆遷,門面房幾乎拆光,村集體雖得到一些補償金,但收入來源卻沒了。
  “光解決村民保障性支出,一年就要450萬元,沒有新的收入來源,那點補償金撐不了幾年。”渡江村村委會主任陳貴喜說,村裡想過拿這筆錢投資固定資產,可一來資金規模小,很多項目做不了,二來村幹部怕擔風險:投資成功,村民得好處,說你有本事;虧了,有人說你擅自處置村資產。集體“三資”怎麼運營,這燙手山芋沒人敢碰。
  去年,廣陵區在揚州率先推行村集體“三資”由鄉鎮街道代理,其做法是:逐村清產核資,評估後統一入賬,召開村民代表會議確認。接著,以鄉鎮街道為主體,成立農村集體“三資”代理服務中心,村委會經村民代表會議同意後,與中心簽訂代理協議。獲得村委會委托授權後,中心負責“三資”收支的賬務管理和監管,代為發包租賃村集體資產、資源,從事固定資產投資、項目開發。
  “給村集體配上‘賬房管家’,村裡資產誰在用、怎麼用,都在‘管家’監督下。”文峰街道黨工委副書記高華明說。文峰村曾有幾名村幹部擅自處置村集體資產被查處,村主任王興祥說,現在,村裡不管出租小區門面房,還是打算在鬧市區投資物業,所有資產處置和賬目都上網公開,村幹部不能再像過去那樣擅自決定資產去向,村民對村幹部信任度因此提高不少。廣陵區紀委統計顯示,實行村集體“三資”代理以來,全區85%以上的村幹部群眾測評滿意率在90%以上,去年九成行政村“勤廉指數”測評得分超過90分。
  “賬房管家”不僅能管住賬,更能幫村裡理好財,出謀劃策,提高資產運營效率。在文峰街道辦便民服務大廳,農村集體“三資”代理服務中心工作人員陳瑩打開網上管理平臺,小到一張板凳,大到村集體購置的物業房產,都一目瞭然。這套系統向上通到區監管部門,向下伸進村,陳瑩每天接收各村的資產變更申請,將其提交給主管領導和部門審批後,變更登記。
  通過網上管理系統,服務中心搜集各村需要對外發包項目,在街道層面進行整理和包裝。文峰村以前辦工廠留下6套加工設備,因無人過問快成廢鐵,去年清產核資時,村裡將其交給街道服務中心代理,上網發出競標消息後很快迎來買家,最終以6萬元的價格出手。
  文峰街道有一處鬧市地塊,渡江村本想投資建文化創意中心,日後出租收益。但以該村一個村的實力,根本達不到投資的最低門檻,信息反饋到街道後,街道通過網上管理平臺,找到另一個有能力投資的村。在代理服務中心撮合下,兩村共同出資2000多萬元,興建5000平方米的樓宇,大樓建成出租後,每年可為兩村帶來近100萬元租金。
  實行“三資”代理制度後,村集體經濟發展快了,惠民能力隨之提高。目前,廣陵區83個行政村中凡涉及拆遷的村,都基本按村民意願,為失地農民辦理農保轉城鎮社保,各村為此支出的一次性補貼均在幾百萬元。部分村還為村民上了城鎮醫保,向大病住院村民發放500-1000元的住院補助,向困難家庭每年發放困難補助500-2000元。
  廣陵區農工辦副主任楊建表示,街道代理村集體“三資”,在村民自治前提下,上級直接監管運營村集體“三資”的法理難題,為解決城郊村集體資產保值增值,找到制度化路徑,在城鎮化進程加快的蘇中地區,這個做法值得推廣。
  本報記者 張晨
  本報通訊員 廣萱 葛祥  (原標題:這裡,街道“三資”不再燙手)
創作者介紹

戲王之王

ft17ftdi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